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大步工作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901|回复: 41

[原创] 上层精灵的挽歌--For Sylvanas Windrunner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 18: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篇个人原创传记类同人小说,献给我最爱的魔兽角色---女妖之王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Plus:
1, 女王和凯子的爱情是本人脑补,主要是怨念女王生前死后均没有一个官配,虽然凯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考虑到WOW里风暴要塞凯子掉落物品[游侠将军的指环],只要委屈一下女王和凯子暂时CP了;
2, 本文其他地方均在尊重魔兽历史的基础上润色,如有其他不符合历史的地方,欢迎指出;
3, 若要喷,请轻喷。

最后送上女王霸气美图。

 楼主| 发表于 2013-3-1 18: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找一张高等精灵时期的女王真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 18: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高等精灵的决断

永歌森林以南,戴索姆。

绞肉车碾压过曾经华丽的广场,食尸鬼肆无忌惮的吞食着上层精灵的尸体。鲜花已经凋谢,放眼望去,没有一点生命的痕迹。

死亡骑士站在破碎的魔法塔顶端,眺望着远处宏伟壮阔的城塞,那里有着艾泽拉斯最为古老的种群,也是人类魔法的起源之地。他的父亲—过去的父亲—曾经与那座城塞的王并肩作战。

而他,将给予那座城毁灭的命运。

“银月城,真是一座壮丽的城市,就像洛丹伦一样。”四周的空气忽然扭曲了起来,渐渐汇聚成一个模糊的人形,紧靠着死亡骑士,“会让你想起你的父亲么,王子殿下?”

“不要再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我将在五天内攻破银月城的大门,让你在太阳之井重生,”阿尔萨斯的语气冰冷,像极了一个死人,“还有,不要再叫我王子殿下。”

“哦,或许我不会,但你不该动怒,死亡骑士,”模糊的人形说,“你身上还有人类的气息,主人不会高兴的。”

阿尔萨斯的语气仍然有些不悦:“不要催促我,克尔苏加德,我仍然在适应这副身体。”

空气中回响起一阵低沉而苍老的笑声:“你还有时间,阿尔萨斯。不过面对银月城,你最好不要太过轻敌,达斯雷玛的后裔或许不如他们的先祖一样睿智,但奎尔萨拉斯还有风行者。她们会是你为主人效力后遇到的最大难题。”

“风行者?”死亡骑士第一次皱起了眉头,“我所知道的风行者已经在黑暗之门的那一边消失了。”

“奥蕾莉亚•风行者,真是让人怀念的名字,”克尔苏加德说,“她是人类帝国的英雄,艾尔文森林里传颂着她的赞歌。而你将面对她的妹妹,一个更加出色的风行者,希尔瓦娜斯。”

“我不在乎,”阿尔萨斯的语气又恢复到了死人一样的冰冷,他的右手握上身边的符文剑,“希尔瓦娜斯也好,奥蕾莉亚也罢,即便是图拉扬站在阻挡我的路上,我一样会用他的灵魂喂食我的霜之哀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 18: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奎尔萨拉斯,银月城,逐日者王庭。

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一遍又一遍审查手中的墨色书卷,片刻,重重的出了口气。血骑士领主科尔甘纳斯和大法师加斯迪洛一左一右站在王座之下,脸上写着明显的不悦。凯尔萨斯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父亲,目光回到王庭中间单膝跪地的将军。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奎尔萨拉斯的游侠将军--正跪在那里,向逐日者国王谦卑的低着头,金黄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垂下,将她美丽的脸颊完全的遮蔽起来。游侠将军穿着简单的盔甲,绿色的斗篷披在大理石铺砌的地板上,斗篷已经有些破碎,可以看出战斗的痕迹。将军似乎刚从战场上回来,便片刻不停歇的赶到了逐日者王庭。

阿纳斯塔里安终于将手中的书卷放下,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他看着王庭中央年轻的将军,定了定神,缓缓吐出一句话:“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奎尔萨拉斯的游侠将军,我以高等精灵之王的身份问你,你所要求的是什么?”

“我的陛下,以太阳之井的名义,我,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奎尔萨拉斯的游侠将军,请求所有血骑士和精灵法师的指挥权。”与国王语气中透露出的沉重不同,游侠将军的语气异常平静,就像永歌森林流淌的河流。

高等精灵之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可知道,你所要求的,是奎尔萨拉斯所有的战力。”

“我深深清楚我在要求什么,尊贵的陛下。” 希尔瓦娜斯的语气依然平静,见精灵之王没有回应,她补充道,“我请求所有血骑士和精灵法师的指挥权。”

“简直可笑!”科尔甘纳斯再也忍不住了,抢上一步站在希尔瓦娜斯的面前,狠狠指着下跪的游侠将军,“你可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风行者?那群亡灵有多少,一万?两万?我手下的血骑士只有三千人,加上你的五千游侠,你企图用一支八千人的部队和数万的亡灵大军对抗?这简直是送命!”

“让我们冷静点吧,血骑士领主大人。”大法师加斯迪洛说,“你也一样,尊贵的游侠将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认为你可以在塔奎林或者永歌森林打败那支亡灵大军,但我想血骑士领主的话有他的道理。我们何不在银月城等着弑父者到来?在这儿,我们有坚韧的城墙,有血骑士的圣光,有精灵法师的奥术魔法,请你把你的游侠部队全部召回城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这是唯一与之匹敌的方法。”

希尔瓦娜斯没有说话,她只是单膝跪在那里,纹丝不动,仿佛一尊世上最美的雕像。血骑士领主和大法师有些尴尬了,他们不约而同的侧过身,看向王座上的国王。

阿纳斯塔里安的面色依然铁青,他赤红色的瞳孔中散发着不安的光辉:“我想听听你的战略,游侠将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 18: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不能固守,尊贵的陛下。”希尔瓦娜斯终于开口了,“如果固守,阿尔萨斯可以带领他的亡灵把永歌森林所有的麦田全部摧毁,不出多久,我们便会断粮;那些亡灵法师会在永歌森林的河流里洒下瘟疫之种,我们会断绝水源,这样我们会断粮断水而死。

“那些亡灵和祖阿曼的巨魔不同,我们可以依靠高大的城墙和巨魔打持久战,是因为巨魔会恐惧,会疲惫,他们的士气会随着战争的僵持而下降;但那些亡灵不会,他们只会不知疲倦的进攻,他们只能感受到对血肉的渴望,阿尔萨斯的长剑所指,亡灵会疯狂的进攻,不死不休。”

游侠将军静静的说着,一字一句都有千斤的重量,压在国王的双肩。血骑士领主和大法师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若不是国王在场,恐怕两人已经要动起手来。凯尔萨斯看着王庭中发生的一切,心里的阴影越来越重,他看着那一抹金黄色的长发,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

但希尔瓦娜斯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切,继续十分平静的说着:“最重要的是,银月城不足以容纳所有的高等精灵,如果让亡灵大军任意的推进到银月城,塔奎林、阳帆港、甚至鹰翼广场的高等精灵同胞都会惨遭杀害,甚至被肮脏的巫术复活成亡灵,转而攻击我们,甚至是他们自己的家人。如果最后会变成这样,就算我们能从守城战中苟活下来,生命之于我们,还有什么意义?”

游侠将军的话仿佛一把利剑,冰冷的架在了大法师和血领主的脖子上。科尔甘纳斯和加斯迪洛有些理亏的对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向高等精灵之王单膝下跪。

阿纳斯塔里安看着王庭中并排跪着的三人,他们是奎尔萨拉斯所有部队的领袖,是支持整个高等精灵王国的中坚力量,他们本该是一体的,他们本该相互默契的合作,保护王国。曾经的确是这样的,不论是面对祖阿曼的巨魔,还是那些野蛮残暴的兽人,血骑士、精灵法师和游侠们并肩作战,把那些入侵者一次又一次的赶出永歌森林。但现在,安逸的生活已经让血骑士们没有他们的锐气,法师们醉心于那些华而不实的魔法研发,只有那些出没在森林中的游侠,依然保持着矫健的身手,与野兽为伴,充当着高等精灵王国的眼睛和耳朵。

精灵之王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半晌,他缓缓睁开火红色的双眸,目光停留在那绿色的斗篷上:“尊贵的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殿下,若我把血骑士和精灵法师的指挥权交付给你,你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把阿尔萨斯赶出永歌森林,让奎尔萨拉斯永不受亡灵的侵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 18: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灵王的话让血领主和大法师的心沉了下去,如果希尔瓦娜斯承诺下来,血骑士和法师的指挥权将会完全落入她的手中,风行者会成为奎尔萨拉斯军事第一统帅,而自己手下贵族出生的血骑士和精灵法师,会与平民出生的游侠们一起战斗。

如此一来,贵族将与贱民无异。

死一般的寂静在逐日者王庭散开,精灵王和精灵王子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纤瘦的女人身上,游侠将军依旧半跪在那里,片刻后,终于开口:“我没有十足的把握。”

不约而同的,在场的四人均叹了口气。血领主和大法师保存了贵族的尊严,凯尔萨斯则为希尔瓦娜斯感到惋惜,而精灵王呢,没有人知道那一声叹息,究竟意味着什么。

“既然如此,我不能把血骑士和精灵法师的指挥权交给你,我不能让奎尔萨拉斯的全部战力,去打一场没有胜利把握的仗。我是高等精灵之王,我不能做这样孤注一掷的冒险,我要为银月城留一条后路。”

“陛下!”一直垂首的希尔瓦娜斯忽然抬起了头,紧急的神色布满了她摄人心魄的美丽脸庞,“这不是孤注一掷的冒险,这是奎尔萨拉斯唯一的生机啊!他们是亡灵,他们没有思想,我们可以利用地形和他们周旋;我可以带领游侠们拖延时间,趁机向达拉然求援,这样一来……”

“够了,”阿纳斯塔里安打断了游侠将军的话,“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把所有的部队放置在一线,更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人类身上。”

“不,陛下,凯尔萨斯王子和大法师安东尼达斯一向交好,如果我们可以……”

“听听她的话,陛下。”科尔甘纳斯站起身来,嘲讽的看着游侠将军,“她就像一条疯狗一样请战,似乎要用这样的方式证明风行者家族的忠诚,甚至把希望寄托在那些背信弃义的人类身上!”

“我们能理解你的苦心,游侠将军殿下。”大法师回到了他之前的位置,附和着血领主的话,“你已经被战争冲昏了头脑,你应该学习陛下的冷静,你也不希望像你的姐姐一样……”

加斯迪洛的话没有说完。就在他说出“姐姐”两个字的时候,游侠将军忽然转过了头头,一双碧蓝色的眸子死死的盯在了他的脸上。那一瞬间,那绝美容颜上仿佛生出了一只魔鬼,死死的掐住了大法师的喉咙,原本得意的他被风行者的气魄竟然惊出了一身冷汗。加斯迪洛讪讪的闭上了嘴,退到一旁。

“够了!”

精灵王的怒喝堵住了希尔瓦娜斯的嘴,游侠将军看着逐日者之王愤怒的眼神,重新低下了高贵的头。

“还有什么事情要上报么,风行者?”精灵之王重新坐回到王座上,话语间透着一丝疲惫。

“没有,陛下,我将带领我的游侠部队,奋死抵抗亡灵的入侵。”希尔瓦娜斯向逐日者王座深深一拜,转身离去。

“愚蠢!”血领主对着风行者的背影冷笑着,她的行为,与送死无异。

“都退下吧,退下吧……” 阿纳斯塔里安挥了挥手。血领主和大法师向着精灵王行礼,一前一后离开了王庭。凯尔萨斯有些愤懑的看了父亲一眼,转身跑出了逐日者王庭。他没有看到,那个被阴影覆盖的王座上,精灵王脸上无奈的孤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 18: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希尔!”凯尔萨斯终于追上了那绿色的身影,他有些着急的握住游侠将军的手,止住了她离去的步伐。希尔瓦娜斯回过了身子,金色的长发在阳光散发着耀眼的光辉,如果说还有什么比太阳之井的魔力之源更加吸引人,恐怕就是眼前这女子了吧?

“你可是高等精灵王子,怎么能不顾及形象的在银月城里奔跑?”希尔瓦娜斯笑了出来,那温暖的笑意可以融化诺森德最冰冷的雪。

“不要去好吗?光靠你的五千游侠,是不可能打赢阿尔萨斯的,你这一去,几乎就是送死啊!”凯尔萨斯的脸上满是着急。

真是个孩子啊。游侠将军看着精灵王子关切的神情,脸上的笑意更盛。她忽然像猫一样温顺的靠在了凯尔萨斯的肩膀,如白玉雕琢般的手抚上他的面颊:“我知道我赢不了,但我还是会去。我的部下依旧在塔奎林和亡灵交战,我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我更不能让我的同胞就这样死在亡灵的手上,你应该是最能理解我的,不是吗?”

凯尔萨斯有些愣住,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那样一个场景,烈焰的燃烧下,狂暴的兽人杀死了两名高等精灵游侠,房屋的旁边的夹缝里,藏着三个低声抽泣的孩子。

“我不会有事的,凯尔,就像以往一样,我只是暂时离开一会儿,或许,比平常更久一点,”希尔瓦娜斯离开了精灵王子的怀抱,把一枚指环放在了他的手中,“就让这枚指环,暂时替我陪着你吧。”

她依然笑着,倾国倾城。凯尔萨斯握着那枚指环,看着那一袭金色如瀑的长发飘散在空中,忽然有一种错觉,这一别,便是永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 19: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 21: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流行长篇小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 13: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什么时候出来啊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关于我们|大步工作室    

GMT+8, 2017-7-21 18:33 , Processed in 0.4163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